[廣告] 試閱

First Day


騎士想,那大概才是他們第一次見面。

真正的見面。

不含任何血腥以及殺戮的隔閡,只有悠悠和風以及曬了卻不熱人的陽光。穿過蓊鬱的樹林,陽光篩過枝椏,將溪谷點綴成點點滴滴的另類星空。淙淙水聲很容易就涼透心底,洗去耳旁曾環繞的嘶喊。

那真是非常美好的一天。

騎士下了馬,讓馬自由地在草地上填飽肚子,而他破天荒地卸下裝備(也卸下心上某種沈重的桎梏),往森林的深處走去。

水聲聽起來很近,但事實上距離感是被風給吹散了,騎士走了好一會兒才感受到冷得驚人的水花濺到了自己鼻尖上。

只是鼻端上滲開的寒意並不及眼前的美景震人。

彷彿是孕育自水中般誕生。

水珠從不白皙的肌膚上滑落,從髮稍滴落,從光滑的背部滑下,從渾圓的臀部溜盪成水的痕跡。陽光切身而入,將他亮得太過,逼得騎士微微瞇起了雙眸,才能真確地看到他的模樣。

藍天下的王,竟是那般純潔動人,不需要任何名字。

騎士知道他是誰,他不可能不知道。

而水中央的那個人甩甩自己的腦袋,朝他轉過頭來,挑高的眼尾有種傲慢的神情。

「——你不過來?」

於是,騎士涉水走了過去。




他停在湖水前,鞋尖稍稍地濕了,隱藏在皮靴中的腳趾似乎能感受到湖水冰冷的溫度,促使他乍停了前進的腳步。

他離魔王不過幾公尺,那樣夢寐以求的容顏就近在咫尺。騎士沉默了一會,又再度移動右腳,踏入水中,然後小腿,大腿,腰,湖水逐漸淹沒他的裝備,披風浮在水面上,扯拉住他的前進速度,但他一步一步,不曾慢下。

停駐。

陽光下的湖水雖然冰冷,但不至於刺骨,他就站在魔王的前面。

騎士,以及,魔王。

魔王輕笑出來,「你這一路走得有些遲疑,不想要我?」

「你能被我所有?」

魔王笑瞇了眼,似乎對於他的回覆很感興趣。「你可以試試。我知道你。」

「那是必然的,」騎士回答,右手拿下帽子放在胸口,「我們已經相見不下數十次,我也知道你,甚至見過你的次數勝過你見過我的。」

「也許。」魔王撩起濕漉漉的左手,教水流透過他的指縫間滑下,墜入水中融合成一片漩渦,透明的湖水流動時能反射出陽光的顏色,七彩閃耀。「不過我不只認識你,我知道在你之前來過的每個人。嗯……」魔王摩挲下巴,食指像是突然想起什麼指著凜然的騎士,「啊,我認識你之前的騎士,還有再之前的、再再之前的——我記得你們相同的神情。」

神情?騎士挑起眉尾,望向眼前全身未著寸縷的敵人。水聲隨著他的動作而潺潺作響,嘩啦嘩啦的聲音不絕於耳,從貿然的水聲到滴答的涓滴,絲絲不漏地竄入他的耳膜。「狠高興你不曾忘記過去所有發生的。」

「你們的臉都一樣。」魔王轉過身,視線扔向遠方的那座山林風光。「皺著眉,一臉欲言又止的可笑模樣。背總是挺得很直,可是肩膀卻顯得很沈重。」他一頓,把視線移回騎士身上,「我不記得你是第幾個了……」

魔王的聲音稍悄,騎士並未接話。

他並不認識在他之前的誰。

兩人沉默下來,山林湖側似乎再無人聲響,天地陷入一種岑寂的氣息,連風吹動湖面成漣漪的動作彷彿都能被聽見,樹葉摩挲,淡淡的霧渺渺朦朧,往他們身上網去,漸漸地形成了他們被禁錮在湖中央的錯覺。

騎士細瞧著魔王的側臉輪廓,想著:這便是他要手刃的人嗎?

「你為何而來?」魔王突然出聲問,眉間蹙起,一如在煩惱著重大的問題。

「為甚麼?」騎士低下頭,思考起來。他回憶起戰爭掀起前滿耳的叮嚀;別讓我們失望、別讓我們失望。咒語浮現,重新繚繞纏緊了他的心臟,險些透不過氣。「——為了你。」

「為我?」語尾拉高,魔王張大眼,渾黑的眼珠子有笑意。

「不,」騎士平視他,「說得更真確些,我是為了革命而來。」

「哼嗯……」掬起滿掌水,往自己手臂潑去。魔王一笑,冰涼的手指輕輕地撫摸著騎士的臉龐,傾近身子,幾乎是鼻尖碰著鼻尖,魔王享受呼吸他的氣息,「我向來聽聞你們人類闡揚生命的重要,相同的問題我曾問過無數人,那麼,我願意給你一個百年來的問答題,供你賭注。」

「喔?」騎士專心地盯著魔王的瞳孔,那瞳孔中有光彩流轉,像是能吞噬一切。「賭什麼?」

「我。」魔王側了脖子,靠得騎士更近更近。「你回答我一個問題,只要你回答得出令人滿意的答案,這世間將不再有我的存在。」他濕濡的手攀上騎士的肩膀,又引動水聲,低低的嗓音被水聲打得模糊了,卻不得不承認更易使人想去傾聽。

「不再流血?」

「是,不再流人類的血。」

騎士背脊更直,「好。我賭。」

「從今天起,有六天夜晚你可以隨意進出我的皇宮,以告知我答案。這六天內,你必須找出不違背你真實內心的答案。」魔王喉嚨發出笑聲,肌膚一吋一吋貼上他的身軀。「那麼我問你,你為革命而來,那你告訴我——」他湊上騎士的耳邊低喃詢問。

騎士一愣,一時竟茫然。

像是預見了他的反應,魔王仰頭酣然大笑。

騎士啞然無言,他一咬牙感到惱怒,右手捧過那仰天的後腦杓,驀地吻上笑聲不歇的嘴唇。



第一個吻。

一直以來,他都很清楚第一個吻發生的原因。





——你告訴我,革命是什麼?




而他竟一無所知。
[PR]
by ohole | 2009-03-01 21:14 | 六夜